资讯丨No.16 KPF力作 纽约曼哈顿新地标One Vanderbilt大楼(427米)

来自建筑事务所的描述:首座塔楼是纽约城市分区的组成部分,并且和地区以及当地交通体系相连,One Vanderbilt大厦象征着城市的恢复力,很好地展望了中央商务区的未来发展,建筑有着一系列的公共优势,形成锥子形态,构成引人注意的天际线。
One Vanderbilt大楼是曼哈顿中心最高的办公建筑,其高度为1401英尺(约427米),这座建筑改变了区域的市民感受,建筑师将建筑语汇进行了分层次设计,满足了社会对于高端当代办公空间的需求。该项目将获得LEED与WELL双重认证,建筑有着170万平方英尺(约15.79万平方米)的A级办公空间,其中有着宽阔的无柱空间,使用者透过大玻璃窗能够感受到惊人的城市美景,在面积为3000平方英尺(278.7平方米)的楼层中,建筑师结合了室外花园露台,另外这里还有由米其林厨师Daniel Boulud为首的世界顶级餐饮空间,让建筑的功能更加丰富。
公共交通与公共区域的结合

One Vanderbilt大楼结合了私人区域和公共空间,构成了独特的功能业态。综合的地下设施能够直接通向中央区域,以及Vanderbilt大道上面积为14000平方英尺(约1300平方米)的步行广场。未来到了2022年,这座塔楼还将能够完全整合东侧道路体系,在未来的规划中,长岛铁路(LIRR)将能够服务于中央广场。建筑塔楼位于42号大街与43号大街之间,沿着Madison 与Vanderbilt大道,建筑也是交通枢纽序列的重要组成部分,这里每天都有成千上万的通勤人士。
在项目设计的前期,设计团队构思了多种不同的体量方案,大大提升贯穿整个公共空间的行人流量。设计团队构思了评估工具,通过数据分析来达到目的,最终构成了塔楼的整体设计。设计方案很好地考虑了流线,在让规模更大的前提下,允许更充足的阳光能够来到街道楼层。
室内外空间的材料

为了呼应建筑旁侧的中央车站,One Vanderbilt大楼的设计团队应用了一种与其类似的砖石材料以及Gustavino砖,这应用于建筑的大堂天花板和凹槽拱肩之中,在玻璃幕墙中构成了自然的线条和明亮的肌理,这与中央车站的色调相呼应。
设计团队与Christine Jetten工作室进行了长达5年的密切合作,设计了有着自然背景但又现代感十足的表面形态,陶土在不同的批次中有着不同的表现形式,那么这就给One Vanderbilt大楼的整体应用带来了很大的挑战。设计团队和波士顿Valley Terra Cotta共同合作,通过一系列的模型在真实环境下进行测试,这些模型有着多种形态和表面,最终构成了与中央车站以及曼哈顿历史建筑的温暖色调相协调的设计策略,One Vanderbilt大楼的陶土面板应用在这座超高层建筑之中,看起来十分温和,呈现出明亮的珍珠色调,就整体而言,整个空间有着视觉上的统一感,这也让One Vanderbilt大楼成为了纽约的城市新地标。
One Vanderbilt大楼大堂有着由KPF设计的大型装置,它由多种青铜元素而构成,并且呈星星状排列,装置悬挂在一系列集成高压电缆上,每个元素进一步深化了塔楼的材质概念,它们有着手工肌理,并且经过了手工抛光,还有着一定深度的边缘,每个部分都有着独特的形态、位置,以及旋转角度,在灯光照射下,整体形态有机且多样。
体量与天际线

One Vanderbilt大楼延续了纽约城市标志性建筑的多层次建筑语汇,与克莱斯勒大厦以及帝国大厦共同组成了城市的天际线。就形式而言,One Vanderbilt大楼为向上逐步变细的体量构成,构成优雅的形态,并且和周围的建筑相互呼应,在塔楼的底部,一系列切割的斜角构成了同样中央广场的视觉引导,各个元素都很好地展示了Vanderbilt角落,而这个角度近一个世纪都被遮挡了起来。
One Vanderbilt大楼设计团队评论One Vanderbilt大楼

KPF总裁也是项目的主要设计负责人James von Klemperer说:“One Vanderbilt大楼让人联想起了纽约高层建筑的黄金时代。建筑体量呈现为长方体锥形,其顶部连接着帝国大厦和克莱斯勒大厦,同时,我们给高层建筑带来了全新的社会和环境特质,新建筑在空间和功能上都和中央车站连接在一起,因此也在地面层构成了视觉通廊,建立了主要的公共广场,让人们能够直接从大堂进入到车站。”
von Klemperer继续说:“我们很荣幸能够设计这样一座商业摩天大楼,支持如今可持续建设,也丰富了公共区域的重要功能,总体而言,这个项目能够很好地推动地区的发展,引领着曼哈顿历史CBD的复兴。”
KPF设计负责人Jeffrey Kenoff说道:“建筑的材料强调了曼哈顿的历史,这些细部设计的真实性和材质不仅仅对于塔楼自身来说非常重要,同时也关系到周边的建筑,比如中央车站和克莱斯勒大厦,其中有定制的釉面陶土立面,以及青铜裙房框架,除此之外,还有主要大堂的青铜‘艺术墙体’装置和桌子,这代表了到达的意思。”
KPF管理负责人Dominic Dunn说道:“这是地区的重要枢纽,One Vanderbilt大楼给人们的通勤带来了更加便利的通道,同时也给未来入驻中央广场的各种交通设施构成了直接的路径。建筑独特的形式强调了纽约的天际线,而我们的设计也构成了地面流线的体验,欢迎成千上万通勤人士的到来,这里也成为密集的城市、繁忙的交通的标志。”
KPF技术负责人Andrew Cleary说道:“控制项目的进度和One Vanderbilt大楼的整体交付大概是很大的挑战了,这个项目非常复杂,需要按照时间节点完成各个部分,这很明确地证明了设计团队和施工团队的密切合作关系。”
KPF高级设计师Darina Zlateva说:“我认为One Vanderbilt大楼是一座人文主义摩天大楼,它有着细致的细部设计,这也分解了建筑的整体规模,给到人们适当的尺度感。锥形体量让光线和空气能够直接来到街道,在拱肩部分,倾斜的陶土片将人们的视线引导向天空,而在大堂中,这里有专门设计的悬挂青铜艺术作品,这让人联想起城市的韵律和节奏,最后,顶部的采光结构重新表达了克莱斯勒标志性的对角线,从城市的各个方位,人们都能够欣赏到它。”
来自KPF的城市塑造经验

One Vanderbilt大楼也成为了KPF又一具有代表作的纽约项目,其代表项目还有正在进行的作品,该作品位于哈德逊广场,其中包括总体规划以及多个建筑的设计。而One Vanderbilt大楼也加入了KPF在曼哈顿的定位项目,例如麦迪逊达到1号,这是与SL Green 和Hines的另一次合作,还有麦迪逊大道390号,这个项目通过一定的设计重新把各个功能空间分布在8个全新的竖向楼层中,另外还有哈德逊公共空间,这个项目是在一个翻新的老仓库上进行17层的扩建,为使用者带来最为先进的办公场所。这些项目都很好地表达了KPF对于城市设计的卓越策略,同时又能够把建筑和当地的基础设施完美地结合在一起。
建筑设计:KPF
类型:办公楼/摩天大楼
面积:160722 m²
时间:2020年
摄影:Raimund Koch, Liane Curtis, Donna Dotan, Sam Morgan, Peter Walker, Atchain
项目主席:A. Eugene Kohn
主创建筑师:James von Klemperer
管理负责人:Dominic Dunn
设计负责人:Jeffrey Kenoff
执行经理:Andrew Cleary
高级设计师:Darina Zlateva
项目负责人:Nicole McGlinn-Morrison
Kohn Pedersen Fox 项目团队与相关人士:Charles Ippolito, Trent Tesch, Rachel Villalta, Katsunori Shigemi, Alessandro Boccacci, Steven Smolyn, Rebecca Kent, Matthew Acer, Christopher Allen, Laura Austin, Theodore Carpinelli, Gera Feigon, Javier Galindo, Anton Gladden, Susan Green, Younhak Jeong, Algis Kalvaitis, Jerrod Kennard, Soroush Khajegi, Kiyong Lee, Mark Long, Meghan Malone, Stephen Martinez, Meg Mayell, Joseph Michael, Brandon Mut, Muchan Park, Jennifer Pehr, Burgess Rice, Stephanie Rogowski, Ian Siegel, Maxwell Strauss, Justin Whiteford, Lucien Wilson, Xin Zhang
客户:SL Green Realty Corporation
城市:纽约
国家:美国
点赞

FacadeBIM

幕墙BIM网站长

暂无评论

相关推荐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资讯丨No.16 KPF力作 纽约曼哈顿新地标One Vanderbilt大楼(427米)